中国应急管理服务网-一位辞职公务员的职业感悟
  • 新闻动态
  • 法律法规
  • 典型案例
  • 公司文化
  • 应急队伍
  • 交流平台
  • 我要提问
  • 常见问题
  • 公司公告
  • 工作交流
    常见问题
    联系我们
    工作交流首页 > 工作交流
    一位辞职公务员的职业感悟
    作者:樊卓婧 程鑫  发布时间:2015-11-26  浏览量:1671  来自:东南商报

        2016年国家公务员考试报名上个月底刚结束,和之前很多年一样,不少热门岗位千里挑一。

      当那些踌躇满志的年轻人努力想挤过独木桥进入机关时,部分已经如愿以偿的公务员们却在犹豫,要不要放弃体制内“永久的安全”,到更广阔的世界寻找可能的发展机会。其中少数人,已经以决绝的姿态离开,重新变成一个“社会人”,比如今年3月辞职下海的慈溪市卫生局原副局长华全科。

      他用不到5年的时间,完成了职业生涯的两次转折,从“华院长”到“华局”,再到“华总”。

      “体制就像一个围城,外面的人想进去,里面的人又想出来。”他说。但他觉得,一个人成不成功,不在于他在哪个位置上,而是看他是被迫还是主动地做出人生选择,看他是在被社会评价支配,还是在做自己天性最喜欢、最适合的事。

      身份的转换,让他对这个待了20多年的体制,有了新的认识。

      记者 樊卓婧 程鑫

      1 “基层干部,常有风箱里的老鼠之感”

      华全科在接受我们的采访前,显然作了些准备,说起辞职理由的时候,他轻轻吹了吹茶杯里漂着的茶叶,顿了顿:“这个问题我主要谈三点原因,首先……”

      我们不禁在心底莞尔:出来都半年多了,说话还是像领导在开会。那些难以改变的语言习惯和琐碎细节,总在不经意间暴露了他的过去。

      还好,真的只有三点,而且很实在,都是干货。

      “首先,我觉得自己还是适合当院长,因为当一个分管具体事务的副局长实在是不适合我的个性和工作理念。”华全科说。

      他的仕途一帆风顺,1991年毕业于浙江中医药大学,分配进入慈溪市第三人民医院,师从当地著名的劳氏骨科,成为一名骨伤科医生,1998年被提拔为副院长,4年后顺利去副变正;接下来的6年,他完成了从主治医师到副主任医师再到主任医师的二级跳。

      辞职之前,华全科的职务是慈溪市卫生局分管医政的副局长,具体业务包括医院管理、医改、行政审批、医疗纠纷处理、城乡居民合作医疗、120急救中心、献血……

      他坦率地说,2011年调到机关的时候心里挺高兴,觉得“被提拔”了,后来才发现,这个副局长分管的业务,块块都是“难啃的骨头”。

      新官上任的第一桩麻烦事,就是办一个关于献血宣传的广场活动,很简单的公益活动,他需要和相关部门、医疗机构联系接洽,协调会开了好几场,关于一个选址的细节都要反复沟通。再多的热情,也很快在这一场场会议中消耗殆尽。

      当院长时遇到的种种问题,他以为当了局长就可以解决,比如适当提高一线医护人员的待遇,但很快他就发现这是一个“很傻很天真”的想法。

      2012年6月起,宁波的县级医院分批开始实施药品零差价,所有药品(中药饮片除外)通过省级药品招标采购,并实行零差率销售,同时医疗服务的价格上调30%左右。

      在这之前,相关部门曾经到慈溪市卫生局调研,华全科提出过担忧:这样做的话,那些以内科为主手术相对比较少的医院会不会受到的冲击太大?能不能确保政府补贴到位?如果不能,那么中间的空缺谁来填?谁能确保这些医院不通过增加患者的检查项目来“拆东墙补西墙”?

      后来的结果证明他的担心并非杞人忧天。半年后,根据卫生部门的统计,大部分医院的均次费用持平,换句话说,平均每个患者在医院花的钱,并没有减少。

      关于儿科医生紧缺的问题,华全科也曾提过建议,提高儿科医生的诊费,进而提高他们的收入,以吸引更多的医学人才进入压力大收入低的儿科。当时,这个建议被否定,后来有人说是通过降低儿科专业医学生的录取分数线。

      “降低录取分数线,这不能不让人担心将来儿科医生的素质,幸亏后来证明这只是个传说。”华全科甚感疑惑,“提高诊费的建议未必正确,但降低门槛的措施是绝对错误的,在这样一个挤破了头都要找名医的社会现实面前,你放心把孩子交到这样的医生手里吗?”

      医疗是一个千头万绪的庞大体系,他原来以为可以借一己之力传递来自一线的声音,后来发现低估了问题的复杂性。很多事情,往往没有简单的是非,只有各自冲突的需要和矛盾。在错综复杂的种种问题之中,一个基层干部的声音是如此微弱。一方面,他要应付上级卫生部门的层层考核,另一方面,又面对着下面医护人员的种种期待,他常常会觉得自己压力很大,“有时就是两头不讨好的双面胶,有点像风箱里的老鼠,两头受逼。”

      2 社会多元化让有想法的人

      有了更多的选择

      在做副局长的时候,华全科开始怀念自己当院长的日子。

      做院长是一门艺术,我国医院院长普遍存在“医而优则仕”的状况,多数院长由临床专家转行而来,但病看得好,未必医院管得好。

      在做慈溪市第三人民医院院长的时候,华全科曾经陪同和自己合作的上海专家考察一家兄弟医院,想帮他们建立同样的合作关系。当时,该院的门诊量是三院的两倍,院长也是一位德高望重的名医。但专家在该院的住院部转了一圈后,立马打消了合作念头。理由有两个:一是医生办公桌上的材料堆得乱糟糟的;二是消防通道的隔离门上有两块破损的玻璃?从细节可以看出管理的混乱,而一个管理混乱的医院是不值得合作的。

      医院管理是一门学科,有社会管理学科的共性和医学管理学科的特殊性。因此,院长职业化、专业化是大势所趋。华全科曾经的努力方向,就是做一个专业化的院长。但作为一个公立医院的主要负责人,他在药品招标、人事管理、医生薪酬等方面有诸多限制,因此,他想过自由执业,开一家自己的医院,或者在社区附近开一家二三百平方米的全科诊所。

      这个美好的梦想,在之前的很多年里也只是想想而已。在医疗系统跌打滚爬20多年,华全科心里很清楚,小的全科诊所在中国人习惯什么都到大医院看病的现实里很难存活,社保、转诊制度也不支持。多年的医疗改革,并没有培育出一个可以和公立医院体系抗衡的平台。规范的医疗体系在中国没有建立之前,没有相当的资本投入,民营诊所和医院,都很难树立自己的品牌,难有一席之地。

      华全科一直在观望,直到今年年初,遇到浙江绿城医院原院长郑昶。当时,浙江地产大佬宋都置业想出资设立宋都大健康管理有限公司,向健康产业转型,注册资本拟定为5000万元人民币,经过郑昶的推荐,他们有意请华全科去做执行总经理,华开始动心了。

      经过不到一个月的考虑,在卫生局主要领导的理解和支持下,“华局”就变成了“华总”。他手下的员工全部都是从公立医院辞职的医护人员。

      这半年多来,华总一直奔波于全省各大公立医院之间,希望能和其中的部分医院达成合作,然后建立自己的中医连锁机构。最近,他刚刚和几家中医院达成了初步合作意向,由宋都筹集资本20亿元,在扩大医院规模的同时,通过医生多点执业的方式,筹建另一家新的赢利性医院。

      这将是个共赢的局面,一方面宋都可以快速转型进入医疗行业;另一方面,让禁锢在公立医院里的医生流动起来,满足不同人群的不同需求,分流有支付能力的需求,既可以使公立医院有限的资源更好地为普通患者服务,也有利于更好地实现医生的价值。

      而对于公立医院的员工来说,他们最关心的是自己事业编制的身份。但通过这种方式,医院和职工的性质都不会改变,合作的阻力就小了很多。

      这是时下已经成为热词的PPP(公私合作关系:Public-private Partnership)模式,即社会资本在参与基础设施建设和公共产品服务的提供中,利益共享,风险共担。建立中医连锁机构只是第一步。今后,他们还将投资药品与医疗器械研发,生物科技与基因研究,以及独立实验室的建立,并且有意建立一个医养结合的养老机构。

      华全科认为自己赶上了一个好时候:最近两年,国家不断出台政策,引导社会资本开办医疗机构,鼓励医生多点执业,包括宁波在内的许多城市陆续跟进细则。政策撕开一道口子,希望通过公立医院系统内的医生对外流动,来缓解目前中国医疗系统的供需矛盾。医疗逐渐成为资本、政策、技术青睐的红海,连春雨掌上医生、丁香园、平安保险都开始做诊所,医疗市场的竞争出现了更多的可能性。

      社会的逐渐多元化让有想法的人有了更多的选择,通过PPP模式,宋都给了华全科一个机会,让他实现了做一个医院专业管理者的梦想?这是他下海的第二个理由。

      3 脱离体制的“保护伞”,你会变成什么样的人?

      第三个理由呢?“那还用说吗?高薪啊!这是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理由!”他笑起来。

      当初辞职时,坊间还传他辞职是因为有经济问题。“请你们帮我澄清一下吧,爱财没有错,但是我身正不怕影子斜”。

      在慈溪市卫生局时,华全科的全部收入近17万元,跳槽下海后,宋都给的薪水是这个数的好几倍。

      当然,在辞职前他心里也有一番掂量,毕竟自己是中医骨科的主任医师,曾被评为宁波市第二届“十佳青年医生”,又担任宁波市骨科学会副主委,有一技之长,就算创业失败,再回去当一个没有事业编制的医生,一年赚17万元也不算太难的事。

      “我没有后顾之忧,而多数公务员没有这条退路,辞职是需要很大勇气的,像到了我这个年纪的,几乎不太可能,即使是年轻人,也免不了诸多纠结。”

      随着国家一系列政策的实施,公务员也渐渐褪去了光环,尤其在基层,福利收入锐减是很多年轻公务员考虑辞职的重要原因之一。很多入职不久的公务员月收入在5000元左右,与预期有着较大的差距。

      2013年,中国青年报曾经报道过一篇关于40岁以下公务员职业满意度的调查,问卷发现很多公务员对他们的“工作投入”并不理想,特别是26岁~30岁之间,因为这个年龄段正处于适婚年龄,要面临婚恋、购房、装修、生育等实际问题。很多人认为收入和付出不成正比,职业满意度和工作投入最低。

      “他们连吐槽的机会都没有”,华全科说,“以前是没人相信我们挣得少。”体制外的人就算知道公务员的真实薪水,也会立马补上一句:“但是你们福利高啊。”可相关规定出台后,以前的那些福利全都被取消了。

      基层公务员现在到底面临怎样的生活现状,社会大众到底有多少真正了解和理解基层公务员的生活?对于体制内的苦恼,多数网友并不买账:“公务员的福利待遇比不上垄断央企,却比大多数人好很多”“嫌低别干啊”“别忽悠人,那你为什么去做公务员?”

      华全科很理解那些年轻人的纠结,如果继续留在机关,工资虽然不高,但也会涨。只要不犯错,再加上一点运气,35岁之前还能升职。用永久的安全换取仅仅是可能的发展机会?多数人是不敢拿未来当儿戏赌这一把的。

      对“体制”过于看重的,除了公务员,还有多数医生。毕竟,“事业单位人”的身份,意味着稳妥和保障。因此,对这位已经脱离了体制的华总来说,眼下更需要考虑的,是中医连锁医疗机构建立起来后,如何给招来的医生提供一个不低于原来的薪酬机制,同时搭建一套不同于公立医院的激励体系。

      国外的学习机会,曾让华全科看到不一样的医疗生态:与中国公立医院的行政式管理体系不同,国外的医院就是一个平台,医生,特别是名医,并不一定是医院的雇员。医院类似一个大商场,可以邀请不同商家(医生)入驻。

      在这种关系下,医生的薪酬体制也发生了重大变化,很多医生不再拿死工资,而是“按劳取酬”,没有病人,就没有任何收入,有了病人,上不封顶。病人(或保险机构)支付的医疗费用,由医生、签约的医疗机构、护士等各自分成。与公立医院相比,医生的价值在收入上得到更大回报,“以药养医不攻自破。”

      当然国外模式不能照搬,华全科一直想设计一种适合国情的薪酬体制。他觉得,无论如何,体制内的优势会越来越弱,这是一个大趋势,因此每个人都应该想一想,在脱离传统体制的保护伞以后,到底能变成什么样的人?

      4 体制内将不再是安全的、“好混”的温床

      我们问华全科,下海后身份转变,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嗯,还是三点。

      “首先,”他眉毛一扬,又是自己先笑起来,好一会儿才止住,“嗯,首先就是没有那么多会要开了,不用一二三点了,不用学习这个学习那个了,突然觉得,省下来好多时间哦!”

      其次,就是闲下来的时候也不可能歇着,企业不要求坐班,但有严格的考核。企业做事,都有明确的目的,跑了几家医院,谈成了几个项目,时间花在哪里,都是看得出来的,不像在机关的时候,明知道有些事情做了不会有结果,但为了应付上面的考核,不得不硬着头皮为之,全然是浪费。不过,企业压力大了,动力也足了,毕竟业绩是和收入挂钩的。

      唯一不爽的是最后一点,要开始求人办事了。

      之前,不管是当院长,还是副局长,那都是人家找上门来办事,他自认为还是平易近人且敢于担责的干部,来的人屁股坐在办公桌上居高临下地和他说话,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很多事,只要是在法律规定的框架内,尽量简化程序一路绿灯。

      也有人“不怀好意”地问他:“你不是有过去的人脉?有关系还办不了事?”他觉得,这完全是对政府部门的误解,现在办不了事并不是因为没有关系。

      行政管理信息的不透明,职责不明确,常常让华全科非常苦恼。

      “就算没有关系,也没有人敢在各个环节中故意卡你,但具体办事的过程中会有很多框框。”他说,“也没有明确告诉你不行,但就是批不下来,理由是没有先例,不知道这个标准在哪里。”

      没有标准就没有办法吗?华全科说,如今公务员门槛越来越高,能进入体制的一定都是聪明的人,他们一定能想到突破的办法。只是,作为一个从体制内出来的人,他十分理解那些曾经的同行们的想法:“考核机制就是这样,不做不错,多做多错,突破没有奖励,那么他为什么要为了你去冒一个没有先例的风险?要去承担一个莫须有的责任?”

      不过,他坚定地相信,办法总比困难多。政府也在鼓励创新,在一步步清理庸政懒政,因此所有的僵局都会有破冰的一天。而体制,也将不再是一个安全的、“好混”的温床。

      我们问他的最后一个问题,是将来会不会再让下一代进入体制内?

      他说,他的儿子在读大二,也学医,这是他当时极力建议的。虽然眼下因为职业压力大、医患关系紧张等原因,许多医生都不愿意让孩子重复自己的路,但华全科对这个行业依然非常看好。“中国的老龄化越来越严重,人们对健康越来越重视,学医还是会很有前途的。”

      另外,之所以认为这个职业前景乐观,是因为他相信这个社会会变得越来越公平正义。“收入高、风险低又舒适的职业以后会越来越少。不管在不在体制内,只有具备专业技术的人、有创新精神的人、敢于承担责任的人,才可能有一个体面的工作。”


    关于我们 | 热点聚焦 | 新闻动态 | 联系我们
    Copyright©2011 北京华信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备11030193号-1  E_mail:putiyongxin@163.com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史家胡同21号   电话:010-84256997 邮编:10010